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旅遊 > 487 > 在香港藝術館 感受文藝復興的非凡時空

[人生風景]第487期 在香港藝術館 感受文藝復興的非凡時空

文:陳一年    圖:陳一年     分享:

簡介:無定向發作的新冠疫情,逼得世界各地的博物館紛紛開設網上展覽,算是一種補償。想不到的是,我竟然在香港欣賞到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品—是真蹟,而非隔空的線上展!香港藝術館呈獻了令人驚喜的專題大展,全稱為:《波提切利與他的非凡時空—烏菲茲美術館珍藏展》,在2020年10月23日正式開幕,展至2021年2月24日。我趕在21日看了預展。

        

 文藝復興之光照香江
今年適逢中國與意大利建交50週年,這個展覽作為慶祝項目之一,展示了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特色。當中以桑德羅‧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的作品為主軸,也包括同時期多位大師的作品,這是香港藝術館對桑德羅•波提切利作品最集中的一次展示。
「文藝復興」是在15、16世紀興起於意大利的一場文化思潮運動,佛羅倫斯是主要起源地,後來傳遍歐洲。那個時代的人們,重拾對古希臘和古羅馬時期古典文化的興趣,提倡重視人性、探求真理,在哲學、藝術、科學等領域中體現了「人文主義」精神,對後世影響深遠。時至今日,我們仍然能感受那個非凡時空,就是靠那時代的眾多傑出藝術家和藝術作品。
這次展覽的42件珍貴館藏,以6個單元展列,分別是:劃時代人物、聖母與聖嬰、聖人與聖徒、聖經故事、傳頌凡俗美德、肖像畫。這些人物肖像及宗教題材的繪畫,反映了當時藝術家所追求的人本精神。其中,最珍貴的作品包括波提切利的《三博士朝聖》、《聖母、聖子與聖約翰洗者》等,我們可以從中感受那個偉大的藝術時代。

藝術寶庫烏菲茲美術館
歷史悠久的意大利烏菲茲美術館(The Uffizi Gallery),是世界十大美術館之一,收藏了大量文藝復興時期的重要作品。
烏菲茲建築群是在意大利名門望族——美迪奇家族管治時期建成的,原為佛羅倫斯的市政廳,而意大利文的「烏菲茲(Uffizi)」正是「辦公廳」之意。在美迪奇家族管治的時代,佛羅倫斯社會富裕,政、教階層都樂意贊助藝術家與建築師進行創作。當時的市政廳上層就是博物館,如今,它已成為意大利最重要的藝術博物館。
館內收藏西方藝術史上極為重要的畫作,從文藝復興時期之前的喬托(Giotto),至文藝復興後的卡拉瓦喬(Caravaggio)和林布蘭(Rembrandt)等大師作品,藏品浩繁。
烏菲茲博物館珍藏中,波提切利的代表作《春天》和《維納斯的誕生》是鎮館之寶。
波提切利被譽為「點燃文藝復興運動的畫家」之一。他出生於佛羅倫斯,青年時先後拜師利皮、委羅基奧學藝,與達文西(1452-1519)師出同門(達文西師從委羅基奧)。1470年自立門戶後,其新穎的畫風深得美迪奇家族的賞識。這一時期,他完成了《春天》與《維納斯的誕生》。如今,在烏菲茲美術館,《春天》與《維納斯的誕生》兩幅畫的面前總是圍滿觀眾。

1.《三博士朝聖》,波提切利,畫於1475– 1476年,蛋彩木本,111 x 134厘米╱2.《聖母、聖子與聖約翰洗者》,波提切利,1500年作,蛋彩布本,134 x 92 厘米╱3.《女子肖像》,皮耶羅‧班琪(1441–1496年),畫於1480年,蛋彩及油彩畫於木板,50.8 x 34.1 厘米


波提切利與我四目交投
在這次的展覽中,最精彩的畫是《三博士朝聖》。
《三博士朝聖》是根據聖經故事創作。故事說:耶穌降生後,東方3位博士見到天上出現一顆新星,於是博士們從耶路撒冷到伯利恆——耶穌出生的地方,朝拜耶穌和聖母。
「三博士朝聖」的故事是當時的繪畫中較常見的主題,例如達文西就有一幅《三博士朝聖》(未完成,現藏於烏菲茲美術館)。這次展覽有兩幅《三博士朝聖》,除了波提切利的,另一幅由其同學(亦是老師利皮的兒子)科西莫所繪。不過,波提切利的畫顯然勝出一籌。
波提切利的《三博士朝聖》創作於1475至1476年間,當時他「年方廿七」,為聖新瑪利亞教堂繪出如此傑作。
波提切利構思絕妙。他描繪聖經故事,卻借機將他的資助人美迪奇家族代入其中。在畫中,聖母抱着新生的聖嬰,與父親一家三口形成崇高的金字塔構圖;而美迪奇家族三代人,包括老科西莫、兒子皮埃羅、孫子朱利亞尼和洛倫佐,都粉墨登場,化身三博士等聖賢。那個觸摸聖嬰的老博士,就是「佛羅倫斯國父」老科西莫。
畫家自己也趁機叨光,變成了參與盛事的人。你看,畫面右邊那個穿黃袍的青年,就是小波本人。他的眼睛斜視着畫外,似在觀察觀眾們當時的反應。我彷彿感覺,他正與我四目交投,你說爽不爽?!

不能不說的巨作:
《春》和《維納斯的誕生》
在15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波提切利成為佛羅倫斯最出名和風格鮮明的藝術家。他不局限於宗教題材,又畫了許多古典神話的作品。他在藝術生涯中、後期更顯出典雅、優美、細膩動人的風格。他採用教會反對的題材,大膽地畫裸露的人物,對以後繪畫的影響很大。
1477年,他以詩人波利蒂安歌頌愛神維納斯的長詩為主題,為佛羅倫斯的掌權者(也是藝術贊助人)羅倫佐•美第奇的別墅繪製了《春》。這幅畫和《維納斯的誕生》一起,成為波提切利一生中極著名的兩幅畫作。另一幅畫作《三博士朝聖》,也為他在整個歐洲贏得了聲譽,並且因此於1481年7月被教皇召到羅馬,為西斯廷禮拜堂作壁畫。
可惜,《春》和《維納斯的誕生》沒有來港展出。但轉念一想,兩件國寶特別珍貴,而且畫幅很大,怎會冒運輸風險遠渡重洋而來?
波提切利的藝術有兩大特色:洋溢着人間的生活氣息,卻又蘊涵中世紀的神秘色彩。兩種極為不同的因素結合在一起,顯現出獨特魅力。
《春》描繪了希臘神話故事。春天降臨,一群仙女們飄然而至,神的使者用蛇杖指點萬物復甦;「美麗」、「青春」、「歡樂」三女神且行且舞,身姿妙曼;上方,形象可愛的小愛神正把愛之箭瞄向三女神;畫中央的愛神維納斯,似在指引青春的隊伍;隨後是春之神,她接過花神的花朵,一路散播;花神被西風之神賽非爾拉扯着,陰冷的賽非爾似不甘退卻的冬天,襯托出乍暖還寒的初春情調。好美的一個春!
《維納斯的誕生》是表現愛神維納斯在大海中誕生的故事。希臘神話說,維納斯是海沫變成的。而此畫的維納斯站在飄浮於海浪的貝殼上,身姿婀娜,臉上露出羞澀和迷惘的表情;西風之神賽非爾抱着情人克洛利斯,把維納斯吹向岸邊;春之女神揚起披風,正要披覆維納斯那青春的嬌軀。作品以流暢的線條描繪出人物飄逸的動感,極富美感。
波提切利的作品富有詩的意味,造型手法更是獨樹一幟,實在讓人百看不厭。
註:最近香港疫情反覆,12月2日起,香港藝術館暫停開放,直至另行通知


1.這次展覽的42件珍貴館藏,以6個單元展列(陳一年攝)╱2.在聖母與聖嬰展廳(陳一年攝)╱3.《春》,波提切利,約畫於1481,蛋彩木本,203 x 314厘米


綽號「一哥」;資深傳媒人、攝影家、畫家和旅遊作家。現任香港中國旅遊出版社副總編輯;並擔任香港電台文化旅遊節目嘉賓主持。著作有《百年辛亥名城之旅》、《一哥攝影講堂》、《一哥行攝天下》等。

 

 
 
 
 

讀者評論:

姓名:
 

可輸入 150 個文字

本篇出處:

2021-1 487期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