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旅遊 > 480 > 桂林山水

[光輝歲月]第480期 桂林山水

文:謝光輝    圖:謝光輝     分享:

簡介:

        

 早春二月,我們南下廣西去看桂林山水,到了陽朔,陰天小雨,恰逢枯水期,灕江淺灘裸露,猶如一幅「殘山剩水圖」,風景一改過往山清水秀明信片似的甜膩,山水露出了它的風骨,別有一番味道。河流瘦身,航道變窄,從桂林方向上來的遊輪小心翼翼、規規矩矩地開在河道中間,下行的遊輪暫時靠邊避讓,唯獨那些細細長長的竹筏子,尾端斜插一根長杆掛着發動機的螺旋槳,輕輕巧巧的在淺水區域快速行駛,隨時都可以搶灘登陸。
坐船遊灕江,峰多巧障目,景色奇迷離,若要領略桂林山水的整體風貌,莫過於航拍。最早航拍桂林山水的是日本攝影師久保田博二,80年代初,我不知道當時一個外國攝影師怎麼可以租飛機航拍,我只知道他來中國的拍攝計劃申請了兩年,才獲得中方同意。1979年至1985年,他在中國旅行了7年,幾乎跑遍所有省份,拍了20萬張圖片。久保田博二用的是Kodachrome幻燈片,色彩好,不易褪色,菲林的售價中包含了沖洗費,必須送回美國、澳洲、日本等少數國家的柯達專業店沖洗。他帶足菲林來中國,沒想到仙境般的桂林山水與樸實的百姓生活,猶如進入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許多環境無需取捨,皆可入畫,結果菲林嚴重超支,只好勞駕太太從東京送來。久保田博二是繼布列松和馬克‧里布之後,較長時間深入中國拍攝的外國攝影師,三人都是馬格蘭攝影通訊社成員,布列松則是通訊社的創始人之一。如果說,前兩位法國攝影師是以西方人的視角觀看中國,那麼這位日本攝影師則是以東方人的視角觀看中國。值得一提的是,久保田博二的畫面語言謙遜、質樸、平和、鬆弛,是馬格蘭攝影通訊社唯一具有東方審美的攝影師。他到中國的第一件事,是先去商店買一套當地人的衣服穿上,這樣一來,拿着相機混跡在人群中就不太容易被人注意,比西方攝影師佔了便宜。後來,他出版了《China》攝影集,獲得世界聲譽,其中不少精彩圖片出自桂林。
站在陽朔興坪碼頭,雨絲織成輕薄的白紗,籠罩在連綿起伏的峭石嵯峨,平地凸起如蓮似筍的山峰;灕江迴環曲折,恰似京劇花旦甩出的水袖。不少人興致勃勃拿着面值20元的人民幣,在那兒作到此一遊的留影,原來紙幣背後的圖案就取自這片風景。面對雲霧繚繞的桂林山水,同行的畫家王大川告訴我,前幾年他與幾位山水畫家去俄羅斯辦畫展,俄羅斯畫家以為中國的山水畫都是憑空想像出來的。去年那幾位畫家來中國交流,看了煙雨朦朧的江南,恍然大悟,原來貴國的風景真是如此。
中國畫是筆墨在宣紙上層層印染上去的,用水墨表現山水效果絕佳,而油畫則是顏料在畫布上層層覆蓋上去,結實厚重。俄羅斯畫家面對中國水氣氤氳的奇異山水,無法領會詩中有畫、畫中有詩這種中國傳統繪畫的意趣,不知道如何去畫,沒轍了,最後拍了些照片回去慢慢琢磨。

陽朔興坪山水風光

 
 
 
 

讀者評論:

姓名:
 

可輸入 150 個文字

本篇出處:

2020-6 480期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