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旅遊 > 443 > 太平清醮 豈止包山那麼簡單

[粵遊越開心]第443期 太平清醮 豈止包山那麼簡單

文:余晴峰    圖:陳一年、柯炳鐘     分享:

簡介:幾乎每個香港人都聽過太平清醮,但問及何謂太平清醮,大部分人只能支吾說出「包山」及「飄色」二詞。其實太平清醮意義深遠,又豈止包山那麼簡單?今期我們一同認識這個節日的歷史文化,看它如何成為最能代表香港的民間節慶之一!

        

 關「鬼」事
起首不妨先由「醮」字說起,「醮」指通過道士為媒介,與鬼神溝通的大規模祭祀活動,有保境祈陽、許願酬還之用。上水、西貢、銅鑼灣等地皆有太平清醮,長洲所以也盛行此一活動,當地惠州籍耆老講:「長洲的打醮開始於香港島的太平山街地區,當年在這個人口過份稠密的地區發生鼠疫,造成很多人死亡,此時有一位海陸豐居民將在家中神廳奉祀的北帝神像拿到街上,祈求瘟疫停止,其他居民亦上香禱告。不久,疫病霍然清除,自此以後,居民每年以北帝為中心,在太平山街舉行打醮,用以禳災解厄,超渡亡魂。然而,不久香港政府為了加強防火安全措施,禁止在該地區舉行打醮,所以他們便將每年一次的打醮移往海陸豐聚居的長洲北社街舉行。」
在我們眼中恰如大型娛樂舞會的太平清醮本質上竟是祭祀活動,實在令人始料未及。而更驚訝的是,這項祭祀活動帶有挺強的「排他性」。大家聽過「揚幡」嗎?這是個確認建醮範圍的儀式,道士在不同方位豎立竹竿,於竹竿以內的地方才有資格受到儀式的庇佑和潔淨,「外人」與此無關。又如長洲太平清醮主要籌辦者是「長洲惠潮府同鄉會」,只有惠潮府成員才有資格當總理,「外來者」管你再有權勢也是此路無門。歷史人類學家科大衛形容打醮為組成社區脈絡的一種手段,對與當地社群無甚關聯的普羅大眾而言,長洲太平清醮,某意義下真是「關我鬼事」。

搶劫那些包十分重要
明明「關我鬼事」,但香港人又確實對長洲太平清醮有種特別的情意結,君不見本港申辦亞運選重點項目,麥兜麥太也是推薦搶包山:「搶劫那些包,是奧運會比賽,讓全世界的體育家搶過,世界便和平。」
有此情意結,基於我們都是看着一年又一年「搶包山」長大的,儘管大家對它背後的意義可能一知半解,但活動的觀賞價值還是緊緊抓住我們的目光。這也解釋為甚麼那麼多地方打醮,群眾認知的卻大多只有長洲太平清醮,因為「搶包山」和「飄色巡遊」這種獨特和富慶典意味的活動,長洲舉行得比較多。
另一方面,主辦方及政府亦有意無意為香港與長洲太平清醮扯紅線。以飄色巡遊為例,小朋友除了以歷史人物形象出場,也會針對性地打扮成不同的政治和新聞人物,回應及諷刺

P26
香港時局,這種做法無疑加強了節慶與整個香港之間的連繫。且外,以往長洲太平清醮舉行的日子皆由問杯定出,但為了方便島外人參與,2001年經杯卜得北帝同意後,節慶便改為固定在佛誕假期舉行。政府推廣太平清醮方面也不遺餘力,不但讓電子媒體詳細報導飄色巡遊等活動,旅遊發展局又帶同外國領事參觀太平清醮,全力將這個節慶塑造為香江的名片及重點旅遊節目。慢慢的,長洲的太平清醮便變成香港的太平清醮了。

正式來說不叫包山節
改變總惹來爭議,事實上不少島民也慨嘆節慶今時不同往日,當中又以關於搶包山的意見最多。傳統上搶包山是屬於長洲人的祈福活動,在太平清醮最後一晚,村民會爬上包山搶包,越多和越高的平安包代表越多福氣。1978年發生包山倒塌意外,多人受傷,政府於是禁止這項習俗,轉為統一派發平安包,村民落力爭取,直至2005年搶包山才重新舉行,性質卻改變成康體比賽活動,開放給全港合適運動員參加,學者何慶基批評這樣的做

太平清醮重要儀式
打緣首
打醮時,侍奉神明的代表稱總理或緣首,選緣首的方法是候選人在神前各擲10次卜杯,得到最多「聖杯」(兩杯呈一陰一陽)的當選。村民認為虔誠是獲選的最大原因,據說鳳降村某位頭名緣首第一次跌杯時覺得自己不夠神心,所以特地回家洗頭,到三聖宮叩頭後才再跌杯,結果果然一擊即中。

啟榜
啟榜在打醮正日舉行,把有份參加打醮者的名榜貼示出來,喃嘸以雄雞冠潔淨,誦讀榜上的人名然後燒掉。榜上有名的人才會得到神明的祝福,而一般只有「原居民」才有權登記在榜,反映祭祀有一定「排他性」。

P27
法令「當地居民只得眼巴巴的把他們每年一次的祈福機會,拱手交給訓練有素的運動員把原有意義扭曲,將原屬於民眾可自由參與的社群活動,改為經官方機制刪選決定誰可參與的比賽」。包山的的材料亦由真包改為塑膠「仿真包」,這對於本來習慣食用以及用平安包拜神的島民來說,自然是難以接受。
此外,過於側重節慶的娛樂面向,忽略太平清醮祭祀祈福本意的風氣亦不健康。「正式嚟講就唔係包山節,嗰陣想吸引啲外人、鬼佬參觀,根本名稱就叫太平清醮!」島外人可能覺得一個名字沒有甚麼大不了,但提到太平清醮變包山節,興隆街街坊會歐先生的語氣卻依然激動;新興街街坊會的葉少康亦說:「細個時三日食齋就係三日㗎喇,唔似依家都未曾出會啲人就賣雜。」指的是從前醮會得齋戒三天,但現時大部分食店出於商業考慮都無視傳統,「賣齋又賣雜」,對整個太平清醮顯得相當不尊重。其他諸如將平安標誌印在電風扇及手機保護套之類的產品出售、遊客「迫爆」長洲等等,都嚴重挑戰太平清醮的傳統價值。

進化還是異化
在三亞看苗族歌舞時、參觀梅州客家景區時,也曾質疑當地文化因為過度開發所以遭到異化,原來同樣的困惑在我們的香港也適用。商業化同時帶來方便與破壞,箇中的矛盾讓人糾結。也許我們首先要做的不是支持或反對,而是理解,唯有深入認識一件事情,才有資格判斷那件事情值得與否,太平清醮如是,其他文化亦如是,願我們都能多多暸解我們生長的這個地方,暸解我們看似熟悉卻又不真正熟悉的事。

1.神功戲本是為神而設,人跟着一起看,變成娛人又娛神(陳一年攝)∕2.島民擺放齋菜,向水陸幽靈施食(CFP)∕3.最初的包山用竹棚搭成,每個包山掛上了18,000個包子;出於安全考慮,現代的包山改以鋼架作內部支撐結構,外部再配上竹枝,掛包6,000多個(陳一年攝)

祭幽
祭幽即拜祭幽靈,分祭小幽和祭大幽,前者規模小,除了向無主孤魂分衣施食,儀式有時還兼有娛樂性質,喃嘸會在高台向村民講鬼故,非常有趣;祭大幽規模較大,村民把鬼王抬到「不乾淨」的地方驅趕牛鬼蛇神,最後把鬼王火化,寓意它帶同野鬼一起離開。

飄色巡遊
海燕體育會曾師傅接受訪問時講,四、五十年前一班老前輩參觀佛山廟會,見到當地的飄色很特別,所以將其引入長洲。回應時事是飄色其中一個重要主題,如去年的巡遊便有小朋友扮勇奪世界冠軍的桌球手吳安儀。

 

精彩內容請閱讀電子版

 
 
 

讀者評論:

姓名:
 

可輸入 150 個文字

本篇出處:

2017-5 443期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