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旅遊 > 498 > 萬水千山總是情 攝影大師簡慶福 百歲華誕有感

[特稿]第498期 萬水千山總是情 攝影大師簡慶福 百歲華誕有感

文:陳一年    圖:簡慶福、陳一年、李志榮     分享:

簡介:2021年11月6日,正是攝影泰斗簡慶福先生榮登百壽的良辰佳日。此際我期盼着給這位「陽光老人」祝賀的一刻。人逢喜事精神爽,腦海油然浮出過去隨簡先生追逐美景光影的精彩片段,他的灼灼神采也閃現眼前。

        

與大師同遊壩上
      第一次隨簡先生出行攝影,是在1998年。那是突如其來的一場驚喜。
      緣起於9月中旬的一個週末晚上,我為《中國旅遊》的讀者舉行旅遊攝影講座,講題是「壩上金秋美如畫」。想不到,竟然來了一位稀客——是簡慶福先生!
      我招呼簡先生坐下,就開始我的節目。一邊放幻燈,一邊講旅行見聞和攝影心得;最後環節是與聽眾交流,回答他們的問題。當時我透露過幾天就要往壩上旅行。
      簡先生等我送走了講座客人,便很認真地說:可不可以同你一起去壩上?還有黃貴權醫生和連登良兄也說要去。
      嘩!同攝影大師一起旅行,我當然求之不得!
      3位前輩的攝影熱情極高,他們本來已定了月底去日本攝影的日程,如今突然決定在赴日本之前加插「壩上金秋」,時間非常緊迫。我立刻告訴在北京接應的朋友李平,叫他增加一部四驅車。
      匆匆成行難免有「蝦碌」出現。到赤鱲角機場會合時,簡生的機票失蹤了,要馬上補購機票!到了北京,旋即驅車趕路,過長城、上高原,來到內蒙古草原。3位前輩才發現原來這裡已是深秋,晚上冷至零度、早晨會結霜!三老沒帶夠衣服,於是我和李平趕快為他們找店舖添加衣服。
     在壩上草原,一般拍攝者都會以紅山軍馬場為大本營,四面出擊到各處拍攝。我們每天早出晚歸,到各個攝影點「打游擊」,為了節省時間,午飯就在野外吃野餐(方便麵而已)。我發現,跟住簡老就有着數,他總是帶備零食分給朋友吃,例如把餅乾搽好芝士醬送到你咀邊。
      這位可愛的長輩,在車上談天說地,歡聲笑語不斷;但是一到景點,他就全神貫注拍攝起來,或是一下子走得無影無蹤。全隊人數他年紀最大,但他走起路來、上起山坡,比誰都快,帶的器材也比別人重。
      晚上,我們都到張大鬍子的餐館吃飯,他家的牛羊肉非常美味。大鬍子與我們關係很好,
      不惜凌晨4點起來給我們帶路,送到喇嘛山。這裡是拍攝日出和俯瞰草原壯麗大景的絕好制高點。登高四望,壩上草原綿延不盡。早晨的草原上常有雲海鋪地一般的地幔,景色非常迷人。此時遠眺草原盆地,軍馬場浮在白紗般的地幔上,有如仙境一樣。
      後來我又多次獨自去壩上,發現大鬍子最惦記簡老,簡老的大幅作品就貼在他家牆上,使他引以為榮。

福哥有福 化險為夷
      後來我看了簡老創作完成的壩上大作,才見識了他的非凡眼光。我拍的壩上草原,全靠遇上天時地利人和的瞬間,如果遇不到,就空手而回。而簡先生並不依賴這一瞬間,他將並不完美的景觀拍成一些組件,卻胸有成竹地說,有料到。又不嫌陽光不透亮,反而喜歡「磨砂光」,因為有利於「組合」。回去後經過創作組合,可以化腐朽為神奇,一些氣勢磅礴的作品就是這樣誕生。
      簡老走的是沙龍攝影道路,作品屬於畫意類創作,技藝超卓,審美趣味高雅。在上世紀末,攝影圈內將攝影和電腦技巧結合進行創新還不普遍,但簡老已大膽嘗試。
愉快的拍攝旅程過了大半,「壩上金秋」也開始褪色,「三老」還要轉去日本,因此要比我們早些撤出壩上,去北京搭飛機。那天早上我們在七星湖與「三老」道別後,又繼續拍攝。
      不料,收兵回營後收到消息,「三老」的車子出事了!我和李平嚇得幾乎心臟病發,急忙打電話想瞭解情況。可是,那個年代流動網絡很差,一直聯絡不上。直到夜晚,我和李平開車到幾十公里外的機械林場,才打通電話,找到已回到家中的黃醫生。黃醫生哈哈大笑說出原委:因為司機連日早起,疲勞過度打瞌睡,煞那間反了車,幸好車子「空翻360度」又正正地落地,正好落在軟軟的麥秸上,人平安無恙。但車子不能動了,司機想辦法將前輩送抵北京機場,繼而平安抵達香港。正是:福哥有福,萬事大吉!

《中國旅遊》的老朋友
      往後20多年,我常有機會沾簡老的福氣,在北京、上海、江蘇、福建、雲南……參加攝影創作和各種社會活動。與簡老的接觸多了,愈發被他熱愛自然、醉心攝影的熱忱感染,他的精神總是充滿陽光。
      在香港,對新界鄉村田園瞭如指掌的李志榮兄,常帶我們到新界西北的濕地去拍攝風光、濕地生態和候鳥、荷塘,簡老雖然住在香港島,遠離新界,卻老當益壯不怕路遠,絕不會缺席。
簡老真不愧被稱為「簡不老」、「攝影常青樹」,每次出動,必帶備足夠的照相機和長短鏡頭。例如攝鳥,他常帶上400mm至800mm的大炮、重型三腳架,一件也不能少。還要親自拿着,別人休想幫忙。其親力親為的作風,令許多後輩朋友自愧不如。
      簡老多年來同我社交往,互相支持,關係密切。我們出版社組織攝影、展覽、慶典和多種社會活動,也經常請簡老出面,為我們撐腰,他是有求必應。
2016年,簡老榮登九五,我代表中國旅遊出版社參加賀壽晚會,並贈送給簡老一幅油畫肖像。這是我親筆畫的肖像,傾注了晚生對前輩的尊敬之情。簡老非常喜歡,認為是家中收藏的個人肖像中最好的一幅。他說,很有自己的精神。

參與編輯《簡慶福攝影藝術》得益匪淺
      簡慶福先生的攝影創作不但建樹卓越,而且出版了豐碩的著作,包括多本《簡慶福攝影集》。
      2009年,我有幸參與了編輯大型畫冊《簡慶福攝影藝術》的工作。簡慶福先生過去出版了多本攝影作品集,而以這本集子是當時最大最全的,匯集了100多幅攝影藝術精品、藝術言論和生活圖傳,是簡老多年攝影生涯的回顧,堪稱巨冊。通過編輯,使我更深刻瞭解簡慶福先生,明白人們為甚麼都稱他是「影壇的長青樹」。這不但是說他已縱橫攝影世界多年,一直創作不止;而且更是欽佩他已屆90高齡,竟還保持一顆藝術的「童心」。他對攝影藝術與現代科技手段的結合始終滿懷探索的心態。
      簡老的藝術風格跨度很大,從黑白時代到當今的數碼時代,各個時期都有不少領先潮流的代表作品。在數碼影像風行的今天,他又是在老一輩攝影家中最早利用電腦科技對影像進行再創作的先鋒,例如將在美國拍攝的冰雪湖泊,加上在中國拍得的白鷺,營造出美若仙境的《驚起》。在編輯畫冊期間,簡老那鍥而不捨的探索勁頭,不知把我們「驚起」了多少次。他常會忽然興起送來幾幅新鮮出爐的作品;有時又會把同一幅照片嘗試做成不同的效果,嚇你一跳。他那超乎年齡限度的旺盛精力和不安於現狀的創新精神,使我得益匪淺。
      往事如泉湧,情誼說不盡。謹以此文寄意,為簡老慶壽祝福!

1.簡老在新界天水圍拍鳥,扛着大炮般的鏡頭健步如飛,我在後面捏一把汗(李志榮攝)╱2.在壩上,簡先生(左)攝性大發,不惜跪倒在地取景。此圖中間為黃醫生,右為鄧登(陳一年攝)

1.《奔騰》,簡慶福攝於內蒙古壩上草原。簡老喜歡拍攝充滿生機和動感的題材,此作選取湖沼為環境,馬群奔馳浪花四濺,表現出陽剛力量和激越的氣氛(簡慶福攝)╱2.簡老在新界濕地大生圍拍攝海鷗(李志榮攝)

1.簡先生多年來同我社關係密切,我在他九五大壽時代表出版社贈送給簡老一幅親筆畫的油畫肖像╱2.簡老的大作《驚起》是用兩幅照片合體創作,美如仙境。這是他在香港國際機場舉辦的簡慶福攝影展上向朋友講述創作經驗(陳一年攝)╱3.簡老榮獲美國攝影學會的終身成就獎,我社總編輯王苗女士在香港攝影界慶祝晚會上向他祝賀(陳一年攝)

簡慶福藝海揚帆80年

      簡慶福先生祖籍廣東中山,1921年出生於香港商人家庭。年幼時隨父母移居上海。20世紀40年代,簡慶福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學習繪畫,先後從師於劉海粟、張充仁大師。他在張充仁畫室結識熱心攝影的同學劉旭滄,受其影響而與攝影結下不解之緣。1948年回到香港,從此積極參與本地攝影活動。簡慶福先生從20世紀40年代至今從事攝影藝術70多年,獲獎無數,對攝影藝術發展貢獻良多,被譽為世界華人攝影界的泰斗級人物。他的攝影觀念和作品對當代中國攝影演進產生很大影響,被譽為中國攝影界的藝術大師、中國學派畫意攝影的領軍人物。為了表彰簡慶福的貢獻,中國文聯授予「造型藝術成就獎」,中國攝影家協會(CPS)、美國攝影學會(PSA)均授予他「終身成就獎」。


老當益壯的攝影大師簡慶福(陳一年繪畫)

 

 

 

 
 
 
 

讀者評論:

姓名:
 

可輸入 150 個文字

本篇出處:

2021-12 498期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