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旅遊 > 480 > 穿越時空的旅人――林超英

[人物專訪]第480期 穿越時空的旅人――林超英

文:余晴峰    圖:林超英     分享:

簡介:

        

 繁星下的林超英 我們跟林教授約在黃埔和黃公園碰面,一邊尋找拍攝地點,一邊聽他介紹公園的鳥獸草木。有一棵植物,我誤以為是牽牛花,林教授說非也:「此乃『老鴉嘴』,亦即『烏鴉嘴』,每次見到我都會想起自己,一樣『多嘴』,哈哈。」 雖然已經退休11年,但大家依舊不時稱呼林超英為「台長」,在大眾心中,這個男人與天文台就是那樣密不可分。他本人亦提及,早在中二時便立志進入天文台工作:「大部分喜歡天文的人,都經歷過這樣的時刻——仰望天際,忽然意識到星空是個很大的空間,而自己停留在宇宙,非常渺小,卻非常自由,跟整個世界聯繫在一起。這種感覺難以和其他人解釋,與人從高山上俯瞰下來十分相似,但更浩瀚、更遙遠,令人很快樂。我很慶幸當首次觀星,便有這樣的感覺,有少少真是天生的。」 觀鳥亦觀人 因為這種美妙的感覺,林教授整個中學時期都很起勁地鑽研數理,大學修讀物理系,畢業後加入天文台。如願以償,固然令人高興,只是興趣與職業高度重疊,生活未免枯燥,因此他很自覺要尋找第二樣嗜好,兜兜轉轉,結果迷上觀鳥。他說:「觀鳥為我開啟非物理世界的窗口——一個生命世界的窗口,同時亦令我更常旅遊。」因為經常在香港觀鳥,本地的品種已經看得七七八八,怎樣豐富觀鳥的種類呢?唯有到訪其他地方。林教授有20多年遊走在中國各地及周邊國家,為的正是去不同的生態環境觀鳥。 生態環境之差異,源於氣候及環境之不同,因應山形起伏、溫度高低,雀鳥的種類千差萬別,人類建築亦產生不一樣的設計。林教授說:「我因為觀鳥,所以看到不同族群的生活方式。例如新疆傳統房子一般牆厚窗小,因為當地熱啊!相反北歐樓房的玻璃窗往往很大,希望外面的陽光能夠透進來。」碰巧林教授的同行友人各有專業,就算在同一個地方,關注點也不盡相同,大家互相交流,認識的層面自然寬闊起來,「到後來,每次旅遊前我們都要開預備會,討論該次旅遊的主題是甚麼,我們的定位是『以觀鳥為主的綜合旅遊』。」 不是「環保塔利班」 一趟旅程,由天文地理學到生物與建築,繼而進一步鑽研人文歷史,不會太辛苦嗎?林教授的看法是,旅遊的目的在於認識自己、城市和國家,最終建構一個完整的世界觀。為了一時之樂而旅遊,不太值得。事實上,出行或多或少涉及風險,飛機亦對環境構成一定破壞,「我不是『環保塔利班』,亦鼓勵大家年輕時多去旅行,一個人總要到外地,去一些不同的地方,取一個『切面』,取一些親身感受。但不用去太多,最重要是選取不同生態與地理環境的地方,然後不要只顧看風景及吃喝玩樂,應該多思考那個地方的氣候和地理,人民的生活何以如此?為甚麼興盛?又為甚麼衰落?你這樣多去幾個地方,就可以形成一個世界觀。」他這樣說。 凡事講「度」——程度的「度」。一個人因為旅行,對世界多了理解,反饋過來調節自己的生活,減少對地球的消耗,這樣的出遊是值得的。但如果把旅遊當成人生目標,像消磨時間似的,就成了浪費。當今疫症橫行,不少人因為未能出行而長吁短嘆,實則可能是個機會,審思旅遊的意義何在。 與丘處機同行 對林教授而言,暫停旅遊沒有帶來困擾。他自覺已建立完整的世界觀,退休後已逐漸減少出遊次數,轉而以書本及網絡資源,充實由之前的旅程所獲取的「切面」。他近年的「玩意」,是透過衛星地圖「重走」長春真人西遊之路。長春真人者,全真道士丘處機也。1219年,丘處機應成吉思汗的邀請,以73歲高齡之身,由山東萊州昊天觀出發,經燕京、居庸關、回紇城、撒馬爾罕等地,終於在1222年4月,在「大雪山」(今阿富汗境內的興都庫什山)與成吉思汗舉行「龍馬相會」(成吉思汗屬馬,丘處機屬龍)。丘的同行弟子李志常記錄一路上的見聞,寫成《長春真人西遊記》一書。之所以對這本書產生興趣,林教授自述:「為了觀鳥,我曾經數次前往新疆,到了新疆庫車和輪台等地,見到國界外便是中亞各國。我一直對絲綢之路很感興趣,讀理科,想知道中國的科學與外國怎樣聯繫,研究東西交流免不了提及絲路,書本經常出現撒馬爾罕(今烏茲別克撒馬爾罕州的首府)這個名字,早期只聽聞玄奘到過,後來知道了長春真人這本書,非常厲害!很多東西說得比玄奘詳細,會提及路上所見的景色,有種身歷其境的感覺。」 科技發達,進一步將林教授與丘處機連結在一起:「我們知道,古人選取路線,當然是找最少險阻的地方前進,我們看傳統平面地圖,路線早已畫在圖上,好像理所當然,但真要明白前人為何這樣走,你一定要理解他當時面對甚麼困難,要用他的親身感受,站在他的視角,看看有哪座山擋路。很多人沒有留意,Google有個三維地圖,可以營造立體空間,我喜歡模擬丘處機當時站在某個山頭時會看到甚麼。當然不能100%複製,但都蠻準確,幾乎等同於站在他的身邊。如此我雖然活在現代,但依然可以感受800或1,400年前,長春真人或者玄奘當時見到甚麼,好像回到過去。」 Know thyself 透過從外太空傳來的相片,穿梭至過去,這是屬於旅人的浪漫。林教授也不限於「重走」,還用心考據及記錄長春真人西遊的道路:「有些位置描述得比較簡單,我一路『走』一路印證,想作者一定是看到甚麼,才會寫下某個影像,影像與文字怎樣配合?我琢磨了4年,初時寫得比較粗疏,現在才愈來愈貼近。」他補充,衛星地圖雖然方便,但有時看得太仔細,反而顧不上全局,所以他另有一張等身大的立體地圖。閒時將它攤開,林教授躺在地上,一邊看書一邊看圖,問題迎刃而解,想像一下那個情境,蠻有趣的。 既非工作需要,卻依然花這麼多時間與800多年前的丘處機「同行」,林教授解釋,因為這趟旅程讓他反思了很多關於香港的定位問題:「撒馬爾罕是絲路貿易中心,曾經非常富有,你看它的建築,16世紀時竟然可以興建得這麼宏大,但後來因為海上絲綢之路興起,它就衰落了,當地人也忘記曾經的輝煌,原來運輸路線的改變可以影響這麼大。香港是現代的撒馬爾罕,曾經因為東西方貿易興盛,但隨着中國大陸開放,會否失去海上通道的功能?於是我又想起威尼斯,威尼斯由貿易之都變成旅遊城市,但慢慢發現,原來純粹的旅遊城市並不可取,負荷不到,本地人被外來人迫走。香港近十多年專注發展成為旅遊城市,現在好像行不通了。外遊幫助一個人形成世界觀,有這個世界觀,就知道自己與城市面對甚麼樣的處境,該怎樣轉變,這是一個先出外,後投射到自身的過程。」 遊走世界,穿越時空,為的是替此時此地的自身尋找一個定位。希臘德爾菲阿波羅神廟有句知名箴言:Know thyself!願大家都能跟林教授一樣,在旅程中認識自己。

林超英的衛星絲路
如何用網絡資源暢遊絲路呢?林教授作了一次示範:下圖乃絲路的人造衛星圖,明顯的光點是城鎮的燈光,光點愈大,城市規模愈大;灰色影像主要來自紅外光,愈近白色代表愈低溫,大多是雲,部分則是高山。我們觀察衛星地圖,發現絲路的城市可以連結成三條路線(請觀察光點的走向),所以如此走線,主要因為路1與路2之間有天山山脈阻隔;而路2與路3中間則有塔克拉瑪干沙漠,這點可以透過Google的立體地圖印證(上圖)。三條線路皆在撒馬爾罕會合,我們因而可以想像,撒馬爾罕乃當年貿易的中心點,因而繁盛非常。 大約走線方向 路1:烏魯木齊→阿拉木圖→比什凱克→塔拉茲→撒馬爾罕 路2:庫爾勒→庫車→喀什→費爾干納盆地→撒馬爾罕 路3:若羌→民豐→莎車→喀什→撒馬爾罕

(底圖來自google map和zoom.earth)

內蒙古的黑水城,成吉思汗在此擊潰西夏大軍

1.林教授1994年到雲南西雙版納觀鳥,拿着沉重的器材穿梭雨林,相當不容易╱2.攝於2001年西藏西部,像斑頭雁、赤麻鴨、西藏毛腿沙雞這些鳥類,皆非香港所能看到

 
 
 
 

讀者評論:

姓名:
 

可輸入 150 個文字

本篇出處:

2020-6 480期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