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旅遊 > 473 > 巍山琢木郎 南詔貴族的後裔

[風情園]第473期 巍山琢木郎 南詔貴族的後裔

文:謝光輝    圖:謝光輝     分享:

簡介:好多年前,巍山政協副主席赫振偉邀請我去了一趟琢木郎,那次經歷過於神奇詭異,讓我遲遲不敢動筆。後來幾次遇到赫振偉,雖然他從未問起,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一拖再拖,總不是辦法,不如乾脆把它寫出來。

        

 琢木郎,雲南巍山縣城20多公里外的一個彝族山村,地處哀牢山和無量山上段。村裡女人不論年齡大小,上山砍柴,下地種田,常年都穿色彩艷麗、頭飾像花冠似的彝族服飾。年輕婦女穿蔥
綠繡紅花的衣服,頗有一股現代時尚的香艷;上了年紀的婦女穿湖藍繡花衣服配黑底紫色繡花無袖長褂,穩重高貴。如此炫眼奢華
的服飾,我在彝族乃至其他少數民族中從未見過。 十多年前,巍山有一名彝族女歌手參加CCTV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評委們第一次看到如此大紅大綠的服飾,大為吃驚,吃驚之後的第一個反應是認定歌手為比賽設計服飾,連連搖頭,責怪她作秀。事後憨厚的赫振偉鄭重地向評委解釋:這是我們彝族婦女日常生活中穿的傳統服飾。彝族婦女為甚麼穿這種服飾呢?巍山舊名蒙化,在唐代是南詔國的發祥地。南詔統一五詔後,在西南邊疆建立起顯赫一時的多民族貴族政權,長期與唐朝交戰。據說,南詔國滅亡時,一批宮廷女子逃進深山躲藏下來,這些平時養尊處優的女子能走多遠?20多公里的山路,大約二三天路程吧,她們為了讓後人牢記自己的貴族血統,一直保留了這種獨特的服飾,照此說法——琢木郎是南詔國貴族後裔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奏響婚禮的樂曲 那年我去琢木郎,進山的水泥公路還沒修,山道崎嶇狹窄泥濘。赫振偉提前給村長打電話說我們要來。大理攝影家葉偉的北京吉普車皮實,加上他路熟車技又好,硬着把車開進琢木郎。剛下車,村民穿着簇新的衣服,站在村口敲鑼打鼓放鞭炮,以為是歡迎我們,其實不是,村裡正在辦喜事。新娘家住在村口,新郎帶着親朋好友剛好來娶親。新郎新娘是初中同學,都是琢木郎人,迎親娶親,不費周折。或許新郎在外打工的緣故,比較新派,穿了一套藍色西裝,胸前別了一朵紅色絹花,一眼便能認出來;新娘依舊是穿
傳統的彝族服裝,在一大堆花花綠綠的人群中很難辨認。 婚宴開始前,先由主持人阿閉唸《喜經》,然後領着新郎敬天地、獻祖宗、拜岳父岳母。女方父母給新女婿右手繫上一條紅綢帶,設宴就席。婚宴的酒菜早幾天就準備好了,露天臨時搭起爐灶。十幾桌宴席也設在露天,方桌長櫈,男女雙方的客人,分席入坐,吃肉喝酒很熱鬧。最熱鬧的是打歌慶賀新婚,親朋好友穿着新衣服,跟在吹蘆笙人的後面,在庭院裡按順時針方向,合着節拍,載歌載舞。


1.琢木郎村民常年穿色彩艷麗的彝族服裝╱2.彝族逢年過節都有吹蘆笙跳舞的習慣,包括婚禮或葬禮


送別後的迷路驚魂 午後,一名40多歲男子,手握一支青竿杆,頭纏一條白布,神情悲痛,從小三家村翻山趕來報喪。報喪人死了父親,他的弟弟是琢木郎的入贅女婿。哥哥報喪後,水都不喝一口就趕回去了。弟弟得知父親去世的噩耗,撲通跪地,撕下一條白布纏頭,讓媳婦通知親戚,叫人上山砍來竹子,請篾匠紮紙人、紙馬、紙房子,做紙錢和白幡。下午三點多鐘,弟弟擎着白幡,率琢木郎的親朋好友20餘人,抬着紙人、紙馬、紙房子,翻山越嶺回小三家村奔喪。 小三家村口有人接迎,每人須踩火坑進村。庭院大門兩側豎了三柱紙錢,門坊上貼有白紙書寫的挽聯,客廳設靈堂,一具棺木上蓋了紅綢被面,棺木前搭了案桌,遺像前供香煙、白酒、茶和死者生前愛吃的食物,周圍擺滿了紙紮的童子、馬、鹿、麒麟等送葬物品。庭院用松、柏搭起大棚,眾孝子披麻戴孝,淚容滿面,淒淒切切跪在棺木周圍哭喪。 晚上,庭院中間燃起篝火,主喪的阿閉開吊,唸彝族的《憶魂經》,經文唸畢,蘆笙師引領眾人拉開打歌場子,男女老幼齊上場,打歌人陸續增加,如盤龍般旋轉。打歌調的內容主要是歌頌死者生平,安慰親屬,節哀順便。其間,孝子們頻頻舉杯向打歌人敬酒,通宵達旦。 早晨參加完出殯,我們一夜沒睡翻山回琢木郎,上到山頂迷路了,竟然那20幾個琢木郎人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們表情古怪,私下議論昨晚有沒有做錯事?想來想去都沒有做錯事,但為甚麼會迷路呢?肯定在甚麼地方得罪了亡靈和鬼魂,不然今天怎麼遇到「鬼打牆」(迷路)?我說,「大白天哪來鬼打牆?」幾個人半信半疑地點點頭,是呀是呀大白天怎麼可能啊?但我們怎麼會迷路?仍有人提出質疑。大夥面面相覷,有人開始盯着我們的相機,懷疑昨晚是不是拍進了鬼魂,會不會把鬼魂帶來了?哪有這種事,別瞎扯了,我急於要趕去巍寶山參加一年一度的彝族祭祖大典,跟葉偉說:「咱們不管怎樣往山下走,走到山腳再說。」葉偉看我決心已定,於是我們兩人披
荊斬棘往下走,走到山腳。哈哈……這不是楊家村麼?葉偉認出來了。 楊家村葉偉有熟人,他找人開摩托車送我去巍寶山參加彝族祭祖大典,自己徒步返回琢木郎開車。葉偉到琢木郎時,恰好那20多個人也回來了,說是我們一走,他們就找到路了。 ——這件事,非常蹊蹺。

1.彝族大多住在山寨,因深受漢族傳統文化影響,葬禮、婚姻與傳統漢族非常相似╱2.彝族葬禮的守靈,供桌上的食物跟漢人幾乎一樣

 
 
 
 

讀者評論:

姓名:
 

可輸入 150 個文字

本篇出處:

2019-11 473期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