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旅遊 > 461 > 微說藏學 A glimpse of TibeTology

[典故細說]第461期 微說藏學 A glimpse of TibeTology

文:龍仁青    圖:     分享:

簡介:龍仁青 ─ 小說家、翻譯家。創作出版有小說集《光榮的草原》、《咖 啡與酸奶》等,散文集《馬背上的青海》等;翻譯出版有《倉央嘉措詩 歌集》及《格薩爾》部本等,作品被譯為英、日等多國文字出版。

        

 記得小時候學習藏文,有兩樣東西需要背得滾瓜爛熟,一樣叫「」《三十頌》,一樣叫「」《音勢論》,後來也是因為對這兩樣東西的稔熟於心,才打好了藏文閱讀、書寫的基礎,至今受益匪淺。每每涉及藏文的讀寫,便感念於兒時對這兩樣東西的背功──就像是國內每一個上了小學的孩子都要熟背乘法口訣,待他長大了,便發現它在生活中的廣泛用途,發現它的
厲害。 據說,《三十頌》和《音勢論》都是藏王松贊干布時期的大臣,一個名叫吞彌 • 桑布扎的人所著,同時,他也被認為是藏文的創造發明者,相當於漢族歷史傳說中的倉頡。有關他的故事,在許多藏文典籍中都有記載,大意如下:為了根除吐蕃人沒有文字的諸多苦楚,松贊干布從眾多聰慧過人、志向遠大的少年中挑選了16名出類拔萃者,指派他們前往天竺拜師求教,學習文字。這16人在求學路上歷經種種磨難,其中的15人終因飢餓難耐、氣候不適等原因而退卻,只有吞彌 • 桑布扎一人克服重重艱難困苦,學成歸來,並依照天竺的梵文,創製了藏族文字──小時候曾背誦著名藏族學人桑熱嘉措先生所著《正字法》一文,此文認為藏文創製年代為公元643年──這個時間,幾乎就是唐代文成公主進藏的時間,想那時的藏王松贊干布,胸懷壯志,抱負遠大──以此類推,藏文問世迄今已近1,400年。但也有專家研究認為,藏文的出現遠遠早於這個時間,早在象雄時代,藏文的前身古象雄文便已經產生。青藏高原象雄古國的建立,是4,000年前的歷史,如此計算,藏文的出現也當有近4,000年了。 據歷史記載,吞彌 • 桑布扎除了著有《三十頌》和《音勢論》,另外還著有6部著作,皆是有關文字方面的專著。後來遭遇藏王朗達瑪滅佛,這6部著作皆被焚毀,未能流傳。小時候聽老師說,如果這6部著作傳世,藏文將更是世間了不得的文字。聽老師講到這些,幼小的心裡便生出大大的遺憾,想像着,單單憑着《三十頌》和《音勢論》,藏文便已經如此神奇,如果再有那6部,又當是怎樣的一種盛景? 藏文屬拼音文字,共有30個字母,4個母音。藏文的拼寫,是以30個字母為基礎,又從30個字母中提取出了5個前置字、10個後置字、2個又後置字、3個上置字、2個下置字等,與4個母音相結合,便有了繁複而又極為科學,極有規律的藏文字。 藏文的書寫同英文一樣,屬於線形類,也和所有的拼音文字一樣,基礎字母有着象形字的特徵,便於人們形象地記憶。這一特徵,有人在同樣是拼音文字的英語字母中早有發現,比如,「A」表示牛頭、「N」表示蛇、「O」表示眼睛,「S」表示魚等等,藏文也同樣如此,比如,藏文中的「」,是一對、一雙之意,從字面上便顯見其意,再比如,「」是魚的意思,比之英語中的「S」更為形象。 總之,藏文是一種美麗的文字。

藏文的書寫同英文一樣,屬 於線形類,也和所有的拼音 文字一樣,基礎字母有着象 形字的特徵,便於人們形象 地記憶。


1. 藏族僧侶正在用竹筆書寫藏文╱2.唐卡中的吞彌‧桑布扎形象╱3.藏文手抄的《四部醫典》


附錄:   有4個有志於演藝事業的藏族男孩組成了一個樂隊,叫
「 」(央希樂隊)。央希便是藏文中4個母音的意思。4個男孩,4種長相,4種性格,恰便是藏文中的4個母音,書寫和拼讀都各有各的形象和聲音。這個樂隊以「只唱藏語歌曲」為宗旨,曾在青海、西藏的音樂舞台有過絕佳的表現。期待着央希樂隊能夠走出一條屬於他們自己的路。   我的好友,藏族藏漢雙語詩人嘎代才讓,給他的女兒取名叫「」(雍瑟),雍瑟是藏文30個字母和4個母音的總稱。嘎代生活在城市,這裡遠離屬於藏文的草原與鄉村,而他的女兒,也必將成為城市裡的下一代藏人,但她永遠有了一個與自己的母語、自己民族的文字有關的名字,將伴隨她一生。

 
 
 
 

讀者評論:

姓名:
 

可輸入 150 個文字

本篇出處:

2018-11 461期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