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旅遊 > 445 > 香港離世界遺產有多遠?

[特稿]第445期 香港離世界遺產有多遠?

文:余晴峰    圖:     分享:

簡介:中國三十四個省級行政區裡頭,沒有世界遺產的屈指可算,偏偏香港也是其中一員。究竟是香江的遺產項目未夠資格?還是有其他原因?未來香港又會否有世界遺產?今期嘗試解答以上問題

        

 中國對申遺可謂不遺餘力,三十四個省級行政區裡頭,沒有世界遺產的屈指可數,偏偏香港也是其中一員。究竟是香江的遺產項目未夠資格?還是有其他原因?未來香港又會否有世界遺產,或者說,怎樣做香港才會有世界遺產呢?今期港人港事嘗試解答以上問題,讓讀者能夠從中窺探本土歷史的一些情況。

P91

贗品入選預備名單
「簡單來說就是未夠級數。」問本港至今仍然未有世界遺產的原因,香港史專家陳天權答得坦白。就目前而言,離世界遺產最近的香港建築為鑽石山志蓮淨苑與南蓮園池。2012年,兩者代表香港首次入選「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有資格向聯合國申遺。乍聽似是喜事一樁,殊不知坊間對此頗為反感,皆因這座仿唐建築1998年才落成,「我見證它落成,要不也將我加入世界遺產吧。」網民如此諷刺。
志蓮淨苑方面引用澳洲世界遺產,1973年才完工的悉尼歌劇院作例子,指歷史長短不是評選的唯一準則。然而不是所有專家都賣帳,當時擔任古物諮詢委員會成員的高添強解釋:「於1973年建成的澳洲悉尼歌劇院,被一致公認具有劃時代意義。志蓮淨苑有沒有像悉尼歌劇院那樣成為一種建築風格和技術的標誌?答案當然沒有,志蓮淨苑其實只是複製過往已有的風格和技術而已……志蓮淨苑不是原來建造的歷史建築,而是嚴格仿唐的當代贗品。」

真品的價值
專家口中的贗品如何壓過一眾真古董入選預備名單,這個問題暫且按下不表。現在我們先看輿論中最有可能入選世界遺產的維多利亞城是否真的符合資格。所謂「維多利亞城」,乃指英國人於1841年佔領港島後所建立的城區,涵蓋範圍包括現今中西區及灣仔區一帶。
將維多利亞城列為一整個古建築群,主要包括以下六個部分:一. 以禮賓府、舊中區政府合署(今律政中心)代表的政府山建築,反映香港政權的演化;二. 以會督府、聖約翰座堂等為代表的聖公會建築,印證本港基督教發展史;三. 以中央警署、域多利監獄為代表的軍警建築,展示英國殖民政府集執法、司法和刑法於一體的運作;四. 以孫中山紀念館為代表的孫中山建築,呈現國父在香港的足跡;五. 以文武廟為代表的東華三院建築,展現當年華人的生活面貌;六.以華人精神病院為代表的西營盤醫院群,反映早年的醫療狀況。

1.從高空俯瞰下去,終審法院大樓等老建築遭摩天大廈包圍(視覺中國)╱2.志蓮淨苑殿堂以唐代傳統木構建築為藍本(余晴峰攝)╱3.1850年代的維多利亞城(Visualizing Cultures提供)╱4.至1920年代,太平山下的建築已頗有規模(Sue Fulham McPherson提供)

P92

上述部分結合起來,形成「以西式建築為主、中西式建築互相輝映的歷史城區;是西方宗教文化在中國和遠東地區傳播歷史重要的見證;更是百多年來中西文化交流互補、多元共存的結晶。」如此維多利亞城申遺有理有據,成功似乎有望。然而熟悉古建築的人或會疑惑,怎麼這個理據看着似曾相識?實不相瞞,那是由澳門世界遺產網頁搬字過紙而來的。

何解人有我沒有
這也是很多朋友覺得委屈的原因:為甚麼性質相近,人家澳門歷史城區已經成為世界遺產,但我們的維多利亞城連預備名單都沒有進入?志蓮淨苑入選時,長春社前主席黎廣德曾質疑政府出於去殖民化考慮,刻意不挑選英治時期的建築,但觀乎澳門歷史城區也有不少殖民統治留下的建築,這個說法似乎站不住腳。
還是回到開首講的那四個字:「未夠級數。」所以有這個評價,首先是澳門城區不少建築,諸如玫瑰堂、聖安多尼堂等,都有超過四百年歷史,反觀香港現存歷史最悠久的西式建築舊三軍司令官邸(今茶具文物館),也只有不到二百年歷史。上文引澳門申遺的理據,筆者為套用到香港的情況,將「四百多年」改為「百多年」,雖是一字之差,卻是天壤之別。其次,維多利亞城不少富歷史價值的建築已經不復存在,最為人熟悉的例子,莫過於中環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先後被拆。政府近期推出「舊城中環」旅遊項目,坊間有聲音批評「拆光才說舊城」,雖然略有誇張,卻也點出維多利亞城保育狀況不如澳門歷史城區的事實;最後,維多利亞城富歷史意義的建築散佈於港島不同部分,如何將它們串聯在一起,也是一大難題。

P93

廣積糧緩稱王
陳天權指,現階段香港談申遺言之尚早,先把保育工作弄好,「等一段時間,或者五十年,或者一百年」,維多利亞城的價值將會進一步突顯出來,那時再申遺,勝算會更大。
他的分析不自覺讓我想起明太祖朱元璋那句「廣積糧、緩稱王。」事實上,香港申遺確實需要等待,除了自身條件未成熟,中國政府配合與否也是箇中關鍵。根據規定,香港只可以通過國家文物局申遺,局方每年會從「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中,挑選一項自然遺產及一項文化遺產代表中國「出戰」。至於怎樣挑選,理想自然是依據各個項目的價值決定,然而落入實際層面,無可避免有一定政治考慮。以澳門為例,她的老城區固然珍貴,但趕在歷史更悠久的殷墟之前申遺,不少專家都覺得當中有充當「回歸禮物」的因素存在。
香港真要申遺,就要有公眾諮詢,評估各個可能項目的重要性,然而目前並無消息,顯然因為沒有迫切的政治契機需要政府申遺。回頭說志蓮淨苑一事,據前發展局副秘書長雷潔玉的解釋,志蓮淨苑申遺由寺院方面準備所有資料,再交給政府審議,換個說法,政府只是順水推舟。如果不是志蓮淨苑用「自己的方法」「成功爭取」,恐怕在「合適時間」出現之前,香港都不會有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的項目。

保育不是為了世界遺產
等光陰流逝、等時機出現,這麼看來,短時間內香港都不會有世界遺產。
「所以我們沒事情可幹?」失望的我問。
「當然不是,保育從來不是為了申遺!」陳天權當頭棒喝。
眼光只顧盯着世界遺產,想人有我無,心情難免萎靡,然而我們不能忘記保育的真正目的在於保留有價值的歷史文化,讓後代有根可尋,這是有沒有世界遺產也應該推動的。至於世界遺產,不妨視之為錦上添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慢慢等也沒相干。完善的保育工作刻不容緩,這才是我們真正得着緊的事,切記切記。

 

 

精彩內容請閱讀電子版

 
 
 

讀者評論:

姓名:
 

可輸入 150 個文字

本篇出處:

2017-7 445期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