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旅遊 > 427 > 溜索

[光輝歲月]第427期 溜索

文:謝光輝    圖:謝光輝     分享:

簡介: 以我看,溜索是怒江峽谷中最有特色的人文景觀。 人類無法跨越怒江之前,溜索是往來兩岸最簡單、最有效的交通工具,這種蜘蛛俠般的飛渡方式,具有超凡的想像力,同時彰顯了怒族、傈僳族人驚人的膽力與過人的智慧,也賦予了怒江兒女鵲橋相會的浪漫傳奇。早期溜索,竹篾滕纏,由三根擀麵杖粗的溜繩擰成一股,固定在峽谷兩岸的大樹或岩石上,沒有大樹與岩石,則就地打樁拴住,利用山崖的落差溜到對岸。過溜時,一根拇指粗的牛毛繩繞臀懸掛溜索,中間墊一塊竹片(竹青壓住溜索),雙臂豎起,十指扣牢。日曬雨淋,竹篾發脆斷裂,需經常更換,既麻煩又不安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淘汰了,鋼纜取而代之,結實安全,溜速快到每小時七八十公里,堪稱「空中新幹線」。

        

 以我看,溜索是怒江峽谷中最有特色的人文景觀。
人類無法跨越怒江之前,溜索是往來兩岸最簡單、最有效的交通工具,這種蜘蛛俠般的飛渡方式,具有超凡的想像力,同時彰顯了怒族、傈僳族人驚人的膽力與過人的智慧,也賦予了怒江兒女鵲橋相會的浪漫傳奇。早期溜索,竹篾滕纏,由三根擀麵杖粗的溜繩擰成一股,固定在峽谷兩岸的大樹或岩石上,沒有大樹與岩石,則就地打樁拴住,利用山崖的落差溜到對岸。過溜時,一根拇指粗的牛毛繩繞臀懸掛溜索,中間墊一塊竹片(竹青壓住溜索),雙臂豎起,十指扣牢。日曬雨淋,竹篾發脆斷裂,需經常更換,既麻煩又不安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淘汰了,鋼纜取而代之,結實安全,溜速快到每小時七八十公里,堪稱「空中新幹線」。
雲南瀘水古登鄉下游5公里,幽深的峽谷上空,一高一低懸掛兩根鋼纜,20多名趕集歸來的傈僳族男女說說笑笑等在那裡,有的買了洗衣機、電視機和鍋形衛星天線,打算連人帶貨一起溜過去。阿強,三十多歲,一頭亂蓬蓬的頭髮,襯衫敞開到肚臍。兩個12歲的雙胞胎女兒,很可愛。妻子阿珍,頭戴六五式軍帽,腳穿綠色解放膠鞋,一副八十年代的軍屬模樣。阿強從背簍取出一根帶鐵鉤的繩子,抖開來,踮腳擎起掛上溜索,與大女兒臉對臉交叉呈X狀。他朝岩石奮力踹腳,傾斜的鋼纜受重力猛地往下一沉,反作用力和重力加速度疊加,嗖—嘶嘯着飛向對岸,兩人臨風顫抖的衣衫,彷彿振翅的蝴蝶。一眨眼功夫,過了江心,勢能減弱,像是踩了剎車。咦,真快哦?阿珍看我驚訝,說出其中的奧秘,原來鐵鉤中裝了軸承。一會兒,阿強從對岸飛溜回來帶小女兒。我問:女兒不敢單獨過?他扭過頭來說:噯,女娃子膽大呢!全家只有一副鐵鉤……話音剛落,他又是奮力踹腳,呼嘯而去。就在阿強父女溜過去不久,一位母親仰臥懷裡抱着不足2歲的兒子飛快地溜過去—嚇我一跳,速度那麼快不怕孩子滑落?但從那母親輕鬆的笑容可以看出母子倆絲毫沒有恐慌,甚至比盪鞦韆還淡定。那麼從小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是絕對不會有恐高症的。
阿珍住在對岸山上的尼普魯村,全家人天不亮就起身,揹了核桃、玉米出來趕集,賣掉核桃、玉米,在鎮上吃午飯,阿強要犒勞一下自己,點了一瓶啤酒和一盤炒洱絲,母女三人各要了一碗米線。下午,阿珍買了一包雜交玉米種子和二袋化肥,又給雙胞胎女兒買了帶頭飾的髮夾,她最滿意的是花20元錢買了一隻大木箱,木箱有120升的冰箱那麼大,原本是鄉政府用來裝文檔的,用料做工都不錯,因為政府提倡無紙化辦公和電子文檔管理,所以這種木箱如今用不上了,很便宜處理。木箱對阿珍來說,如同添了一件家具,她打算扛回去夏天裝棉被,冬天放衣服。一家人滿載而歸,開開心心,像是參加了一日遊。實際上他們過江還要走一個多小時山路,天黑前才能到家。
逢年過節,大峽谷裡的年輕人實在沒地方可玩,他們把溜索當娛樂,在洶湧的怒江上玩各種花樣造型,盡情綻放青春的激情,比耍雜技還要驚險刺激。或許,溜索把遊人嚇住了,尼普魯村至今沒有遊客。我抬頭望去,對岸一條小路若隱若現,他們為甚麼要住在那裡?世世代代過着與世隔絕的生活,那裡是桃花源?
太陽西斜,背陰的江水泛起藍色的冷光,寒風颼颼,我不由地拉上外套衣領。最近幾年怒江小水電站發展迅速,橋樑日益增多,溜索卻越發稀罕。據說,雲南省政府計劃3年內以橋取代怒江上所有的溜索,這當然是件好事,但我的心情卻很複雜……
—溜索即將成為歷史。

 

精彩內容請閱讀電子版

 
 
 

讀者評論:

姓名:
 

可輸入 150 個文字

本篇出處:

2016-1 427期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