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旅遊資訊 > 追光逐影 李純恩

旅遊資訊

追光逐影 李純恩

分享:
 

李純恩一年內去了燕子溝三次。第一次天氣差,拍不到「日照金山」深深不忿,三星期後再接再厲。第三次他帶攝影隊進溝,是有生以來最辛苦的旅程。「我們第二天清晨要拍『日照金山』,於是要在3,800米高的燕子崖上營。車開到半路,就遇上泥石流斷路,唯有徒步上山。在3,000多米的高山上,我們拿沉重的攝影器材走了2個多小時,已經夠累了;晚上8時半,忽然下滂沱大雨,我們唯有匆匆躲進自己的帳篷裡。我睡的是單人帳幕,裡面空間小得很,拉上拉鏈,就像是用一個碗把自己蓋住了。帳篷漏水,水不是滴在頭上,就在腳上,當時溫度只有零度左右,又濕又冷,我又有輕微的幽閉恐懼症,那個時候真的是一個人好憎!」
「雨聲滴答滴答吵了一整夜,我根本睡不。熬到早上5時多,踏出帳篷,濃霧密佈,看到馬伕在做早餐,就跟他說,我們還是盡快離開吧。忽然間,我在密雲之間看到一小片藍色,之後好像有一對手把烏雲從四方八面撕開,雲霧像乾冰蒸發一樣迅速消散,晨光映照在雪山上,一片金光璀璨,配上橙紅色的雲彩,多美啊!我馬上興奮得拍個不停。上次我來燕子溝時天朗氣清,但這一次多了雲層點綴,想不到這種天氣拍的日出更美!」
小學三年級就成相機玩家
談起這次拍攝經歷,李純恩好像巧遇神蹟般興奮。以為他是受近年數碼攝影風所熏陶的「龍友」,但看他在燕子溝拍的照片,講技巧也講意境,絕非初哥,原來他小學三年級就懂得用父親借來的相機,還在黑房沖曬相片。
「那部相機是最舊式的傻瓜菲林機,哪像現在的自動化。我要在觀景器把兩個影像調校到完全重疊才算對焦,機頂上的兩根指計對在一起就叫曝光正確,光圈、快門都要自己計算!」當時才11歲的他,把妹妹和她的朋友拉到一個防空洞上,就拍下了他人生中第一幀照片。晚上跟父親用單在家裡「搭建」了一個黑房,學如何沖菲林,小伙子第一次認識到甚麼叫顯影、定影,覺得神奇又過癮!自此李純恩迷上攝影,甚至把上海家裡的廁所裝上紅燈,不用上學、上班的日子,總愛窩在裡面曬相。
「晚上我就把廁所變成黑房。家人要上廁所,都要先敲門我才讓他們進來話!」李純恩神氣的說。
李純恩初來香港時在電子廠當工人,之後看到《香港週刊》登廣告請記者,就膽粗粗去應徵。人家問他懂不懂攝影,他說懂,就當上了娛記。做記者,他也乘工作之便,在那個相機、菲林都屬奢侈品的年代,「善用」公司的相機和菲林狂拍:「反正公司要街道相片做資料片,我就坐電車從北角到跑馬地,把沿途的招牌都拍下來。」
到了現在頻頻帶團旅行,李純恩也繼續「因利成便」,乘機為攝影創作找靈感:「正式帶團前我會先去當地考察,到真正帶團時,往往已經相隔兩個季節了。考察時我拍攝過的地方,帶團時我會在同一個角度再拍一次,因為季節不同了,拍出一冬一夏的差異。我有不少這類的對比照片呢!」李純恩說他很感恩,畢竟沒多少人能同一個地方去兩次,拍下不同季節的景色。我也不得不認同他是個很幸福的人,試問有多少人能把嗜好和工作結合起來呢?
李純恩沒受過正統的攝影訓練,技巧或多或少是經驗一點一滴累積而成,對美感的敏銳,則歸功於國畫的影響:「我的曾外祖父收藏了很多國畫,所以我自小就對國畫很有興趣,我的作品因此很注重『留白』。」而從小接觸黑白照片,亦令他對光影組合特別敏感。
愛攝影更甚於美食
李純恩曾說過:「攝影已經成了我旅行中最熱衷的一件事,其次才輪到美食。」人人都知道李純恩是美食家,但竟然有比美食更吸引他的,我有點意想不到。他說愛攝影,除了因為「愛美」,亦因為可以鍛煉他的耐性:「我是急性子的人,但願意為拍一張靚相而呆等幾個小時。」有一次他去沙巴旅行,拍亞庇市最大的水上清真寺。來到時偏偏下雨,他看見遠處的雲端有陽光,就決定在樹下等。一等就呆站了兩個小時,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雨後陽光把清真寺雪白的外牆染成一片粉紅色,色彩層次豐富艷麗,讓他拍下滿意之作。
他笑言攝影也是為了退休生活鋪路:「我怕將來會寂寞嘛,就培養一個人也能完成的興趣!」隨一次與《明報》的合作,把作品放上網,引來相機商洽談製作攝影特輯,之後陸續又有攝影團、影展,李純恩這個「養老興趣」一如美食、旅行,成了他工作的一部分。
李純恩帶美食團帶得多,帶攝影團的感覺又如何?他說他志在分享:「無論美食團或攝影團,我都抱『玩』的心態,希望我的分享能令大家開心。我不會帶很專業的攝影團,因為專業的攝影師都較主觀,要是批評他們的照片不美,肯定會被他們宰了,哈哈!反而和剛學攝影的人分享,他們較易接受意見,我也可以暢所欲言。」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因為李純恩愛玩愛分享,每次帶團都視團友為朋友,旅程後還和不少人保持聯絡:「帶團最大的得,就是讓我在短時間內認識了大量朋友。現在我打電話找人出來吃飯,很容易就招來五、六十人,他們都是過往的團友!」李純恩開懷地笑道。
縱然是攝影團的顧問,李純恩沒有賣花讚花香,他也坦言攝影團對創作有局限:「我有幾個朋友一起去梅里雪山、稻城拍攝風光,回來後給我看照片。最初覺得真的挺美,但越看越無癮,因為幾乎每張都一樣,沒有性格。所以我寧願獨個兒去拍攝。」
我想外國人當我是中國人!
讀李純恩的專欄,不時會看到他批評內地的遊客、景區,而且罵得毫不客氣。談旅遊攝影,他也忍不住說「最勞氣」的一次經歷。「有一年十.一黃金週我登華山,人滿為患不在話下,衛生情況也惡劣得嚇人!山下很多人賣手套,說爬山有用。許多遊客買了才發覺根本用不上,就隨處扔掉,就連樹上都掛滿了垃圾。華山這麼大,但左避右避也避不過把垃圾攝入鏡頭,很激氣!為甚麼管理部門不罰亂拋垃圾的遊客?他們竟說這是人性化管理!」
「最恐怖是遊客到處大小便,華山盡是懸崖峭壁,我真懷疑他們練了輕功!我問華山的管理人員為甚麼不多建廁所?我後來去了其中一個廁所,終於明白了,裡面比外面更可怕!」
他直言內地的景區管理水平不足:「黃山名氣這麼大,但山上卻沒有像樣的住宿。酒店收五星級酒店的價錢,但房間裡的櫃門破了沒人理。我問酒店負責人為甚麼不好好打理,他說山上講環保不能大興土木。我反問,把房間收拾得整潔,跟環保有何衝突?說穿了,還不是他們懶得理!」
「我去日本福島的花見山賞櫻,人山人海,但當地農民自發性維持秩序,指示遊客泊車的位置、上山的路線,井井有條。去買手信,老闆都很有禮貌招待,不會又拉又扯。實在不得不承認他們在這方面比我們優勝。」語氣裡充滿恨鐵不成鋼的感嘆。
說內地的旅遊文化,李純恩越說越氣,我馬上想起他寫過的辛辣文章。有人覺得他有時批評得太刻薄,不夠「愛國」,但他其實只是愛之深,責之切。他說,他希望中國人能爭氣,不想外國人看到舉止比較端莊的亞洲遊客就以為都是日本人,而不是中國人:「我希望到外地旅行,別人當我是中國人!」
遊歷過這麼多國度,拍攝過這麼多美景,李純恩直言自己也變得挑剔多了。他沒興趣去越南,因為下龍灣不及中國的桂林山水;去千島湖也只拍了早晨和夜晚兩張照片而已,回家鄉上海更不會帶相機。「人老了,就會分辨值得和不值得。」決定舉機與否,也是對美的一份執著……

後記
雖然李純恩常批評內地景區,但另一邊廂,他也不遺餘力推廣內地旅遊。他最近就出版了燕子溝的相集,用精彩的照片介紹這片人間淨土。訪問期間,他常說燕子溝將來會怎樣改善旅遊配套設施,又說如果我們要去採訪燕子溝,他必定幫忙聯絡上溝主……李純恩真是個稱職的燕子溝旅遊大使!

讀者評論:

姓名:
 

可輸入 150 個文字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