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旅遊資訊 > 在香港看超現實主義夢幻藝術

旅遊資訊

在香港看超現實主義夢幻藝術

分享:
 

 龐比度中心:超現實主義藏品展 龐比度中心(法語:Centre Georges-Pompidou)是一棟坐落於巴黎第4區的龐大建築,以已故法國總統佐治‧龐比度(1911-1974年)命名,裡面有多個藝術、文化單位,而在香港這次展覽的超現實主義藝術品,是來自其中佔地面積最大的法國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在法國的藝術博物館群落裡,羅浮宮、奧塞博物館(Musée d'Orsay)與龐比度中心分別是代表古代藝術、近代藝術和現代藝術的聖殿,而我一直將龐比度中心視作法國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的化身。 超現實主義藝術,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由法國興起並活躍於歐洲、北美的藝術流派。當時,正值現代精神分析學鼻祖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年)的夢境分析學說影響歐美藝術世界,超現實主義認為潛意識領域的夢境、幻覺、本能都是創作的泉源。 最初,由巴黎的藝術家讓‧阿爾普(Jean Arp)和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聯合發表了《超現實主義宣言》,成為群體的旗幟。超現實主義藝術作品表現的是潛意識中的矛盾,如生與死、過去和未來、真實和幻覺等元素。在藝術表達上,該流
派熱衷描繪被幻想所強化的形象,組成「超現實」的畫境,傳達出一種神秘感。 超現實主義藝術在形象的細節描繪上往往又是寫實的,但整體構成上看卻並不現實——形象猶如在夢境所見,表現出撲朔迷離的複雜潛意識活動。超現實主義畫家為了表達這些奇思異想,採用了種種的特殊技法,如自動技術法(Automatism)、現成物(Object)、拼貼法(Collage)等等,顯出恍若謎語般的幻象。 1925年,巴黎首次舉辦超現實主義綜合展;1938年,再度舉辦盛大的國際超現實主義展,成為此運動的頂點。二戰時,因為很多畫家流亡到美國,所以超現實繪畫從歐洲影響到美國。二戰後,這類國際藝術展又在巴黎恢復舉辦。 此外,超現實主義還漫延滲透到戲劇、舞台裝飾、攝影、電影、建築、雕刻等藝術領域。發展至今,超現實主義與抽象藝術實際上成為現代美術的主要思潮。 香港藝術館與巴黎龐比度中心攜手合作,以與超現實主義相關的神話作為展覽主題,探索它的起源及發展。當中展出了超過100件作品及文獻資料,透過基里訶、達利、馬格利特、米羅、恩斯特、波洛克等大師的作品,見證此流派在國際上的影響。


在香港藝術館的《超現實以外‧巴黎龐比度中心藏品展》專題大展,吸引了人們細心觀賞(陳一年攝)

《金牛犢的祟拜》 弗朗西斯‧畢卡比亞(1879-1953),畫於1941-1942,油彩布本,106x76.2厘米

 

《鬥牛》 胡安‧米羅(1893-1983),畫於1945年,油彩布本,114x144厘米 此畫作為本展覽的廣告海報,很有代表性。米羅是超現實主義繪畫的偉大天才,也被稱為視覺的詩人。他的畫,總是有一種天真無邪和貪玩的風格。他喜以符號元素作畫,以達到自由表現的境地,作品雖夢幻神秘,卻表現明晰,畫面充滿了隱喻、幽默與輕快,表現出孩童般的純樸天真。米羅的空想世界非常生動,他畫的抽象物和野獸,甚至是無生命的物體,都有一種熱情的活力,使我們覺得比日常所見更為真實。他是以具體的自然形象作基礎,將無意識和非邏輯的心靈衝力解放出來,去探測視覺世界的奧秘。


1.《強暴》―― 雷尼‧馬格列特(1898-1967),1945,油彩布本,65.3x50.4厘米 2.《迷宮》―― 安德烈‧馬松(1896-1987),1938,油彩布本,120x61厘米 3.《大透明者》―― 傑克‧埃勞(1910-1987),1946-1947,青銅,183厘米,150公斤


《威廉‧泰爾》 薩爾瓦多‧達利(1904-1989),1930年,油彩與拼貼布本,113x87厘米 達利年輕時已兼收並蓄多種藝術風格,掌握了非凡的技能。1920年代末期,他拜讀了佛洛依德關於性愛與潛意識意象的重要著作,並且結交了一群才華橫溢的巴黎超現實主義者,感受到潛意識是比理性「更為重大的現實」。他善於表現夢幻題材,比其他超現實主義畫家更突出的是,達利的畫境寄寓某些他所特別偏愛的內涵,他發揮了超級寫實的能力,創造了一種奇異的真實感。 我不得不「偏心」於達利,為他增加以下兩幅未在本此展覽亮相的傳世傑作。 《永恆的記憶》 薩爾瓦多‧達利,1931年,24.1x33厘米,油彩.畫布(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藏) 此畫體現了達利的典型畫風。畫面展現一片空曠海灘,海灘上一隻似馬非馬的怪物,一個平台上長着枯樹。最令人稱奇的是畫中的幾個鐘錶變成延展的東西,軟塌塌掛在樹枝上、平台上,披在怪物的背上,好像硬質的鐘錶在漫長時光中已經疲憊不堪、鬆垮下來。 這幅畫表現了一種由佛洛依德所揭示的夢境與幻覺。畫家精心刻畫細節,營造出引起真實感的幻覺,令人看到現實世界沒有的離奇景象,彷彿由真實中解脫。這也許正是超現實主義繪畫的魅力所在。


《蜜蜂的飛行》 薩爾瓦多‧達利,1944年,51x40.5厘米,油彩.畫布 達利描繪了他的妻子加拉的夢境:一個由蜜蜂蜇刺而引起的荒誕離奇之夢。畫幅中,裸體的加拉懸浮在礁石上休憩,一顆紅石榴飄浮在礁石邊。石榴裂口中竄出一條大魚,魚嘴中又躍出兩條斑斕猛虎,張牙舞爪地撲向加拉的軀體;空中飛來一把槍,刺刀刺到了加拉的臂膀,引起蜂蟄般的疼痛。遠處海面上,一頭大象邁開極度細長的4條腿在行走。 所有的形象都逼真寫實,但卻毫無邏輯性,顯得荒誕
離奇。


綽號「一哥」;資深傳媒人、攝影家、畫家和旅遊作家。現任香港中國旅遊出版社副總編輯;並擔任香港電台文化旅遊節目嘉賓主持。著作有《百年辛亥名城之旅》、《一哥攝影講堂》、《一哥行攝天下》等。

 


《中國旅遊》訂戶可享優惠價

您的訂戶身份確認通過
正在加入購物車中,請稍等......
請輸入訂戶編號或登記電話號碼,確認訂戶身份
  •   訂戶編號
  • 登記電話號碼
*訂戶資料錯誤或訂閱雜誌已過期,訂戶編號(由英文+數字組成),如果有不清楚,可以致電:852-25618001轉訂閱部。
 
忘記密碼